盛兴彩票 > 盛兴彩票 >

成本上涨吞噬利润服装大牌制造基地冷落中国

2019-05-28 盛兴彩票
 30年前,由于低廉的原材料和劳动力,世界服装制造中心逐渐转移到中国。如今,不仅是外资品牌生产环节开始渐渐撤离中国,连中国本土品牌也萌生了“由中转西、由内转外、由亚转欧”的想法。
    不再低廉的原材料价格和日益高涨的劳动力正是这场产业回迁的幕后推手。
    成本“吃掉”利润
    以OEM为经营模式的耐克近年来出现了将部分代工业务从中国转移至劳动力更加廉价的东南亚的做法。
    虽然耐克官方对此并未向记者证实耐克转移生产工厂的信息,但由台商投资的万邦鞋业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种业务的转移确实存在,主要原因是工资的增加以及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有不少代工厂因此倒闭。”而万邦鞋业正是耐克和阿迪达斯运动鞋在华的最大代工厂之一。
    广东省东莞市中小企业局副局长刘锦棠在刚刚举办的第20届中国服装(000902,股吧)服饰博览会上对媒体说,单是在东莞市,人力成本上涨30%,原材料超过20%。这些因素给出口加工型的服装贴牌企业造成压力。
    去年11个月法国对中国纺织服装的进口额增加了7%,但减去升高的生产成本,实际上只增加了4%。而对孟加拉国和巴基斯坦的进口增长幅度却达到26%和29%,
    回归利于质量把关
    不仅是高企的成本让这些外商开始“冷落”中国制造,让外国大牌们退却的还有中国生产商越来越高的要求。
    一位东莞服装加工厂人士对记者说,自己长期负责订单排期和盘存工作,有些中国生产商可能提出的订单规模过大,导致商品库存,库存一高,即使是高档品牌也不得不通过打折促销来“去化”,可这是他们最不愿意接受的,因为既牺牲了利润,又损害了品牌形象。
    此外,有报道说,Barbara Bui在2010年将生产迁至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和土耳其。其副执行长拉加德(Jean-Michel Lagarde)称:“在中国制造带来的距离以及语言障碍,让我们始终难以把好质量关。我们在与南欧和东欧的生产商合作时,更容易以我们的方式行事。”
    当然,距离本土越近,也越能够使这些品牌更好地控制质量问题。快时尚巨头Zara能在短短数周内就在店面推出与T台走秀相仿的时装,其60%的产品就是在欧洲或周边生产。
    去年底,意大利内衣品牌La Perla已将旗下大众品牌Studio La Perla生产线从中国移至土耳其和突尼斯,并将睡衣采购从中国移至葡萄牙。
    La Perla设计师比安奇(Giovanni Bianchi)对上述媒体说,虽然成本相对高,但由于距离近,能更好地把控质量。